使用 WordPress.com 設計專業網站
立即開始使用

觀景·景觀 — 說的是英倫風景

作者:波利

到倫敦旅遊若安排了一天走藝文路線,往往貪圖千禧橋的美景,取道Tate modern,串起St. Paul Cathedral,不經意就逛了一天;然而倫敦之大又何止一個泰特,Westminster Abbey沿泰晤士河向南不遠,也有個Tate Britian。談了一圈英倫意象,其實今天談的是香港藝術館與泰特美術館合辦的「觀景·景觀從泰納到霍克尼」。

從題說起其實難以全面蓋括展覧內容,因為論展品數量,展覧的主角實是泰納及康斯塔伯,而霍克尼的作品其實僅有一幅。論時間線其實亦有早於泰納的作品,所以依波利所見,也只是一個廣義的概念,說的是英倫風景畫的故事。

泰納又譯透納(JMW Turner),就算只看Contemporary Art的朋友也肯定聽過甲醛鯊魚奪得過的Turner Prize,可見泰納畫壇地位。策展人將康斯塔伯(Constable)的作品於其對照展出亦是不無道理。同是風景大家,時期亦有重疊,風格之間相映成趣。

J.M.W. Turner – The Harbour of Brest: The Quayside and Château

泰納中後期風格漸趨抽象,策展人挑選的作品亦多取此類。The Harbour of Brest其實是一張未完成的作品,但實際觀之未必會察覺,那是泰納多喜的在展覧前才對作品作最後的潤飾,一說是景隨心變,一說是按展覧環境因地制宜。唯此作品在展覧前泰納已然身故,作者心中的風景亦成絕響;但風景從來在不同人眼中在不一樣,一片朦朧水色間自己才是風景的主人。

其他經典在此不贅,實際看的感受必比文字為多。波利在此反而想補充泰納和霍克尼之間的延伸線,看看抽象與超現實的英倫風景。

Black Square – Gillian Carnegie

畫與雕塑的界線當代藝術中已被打破無數次,再在繪畫評論中尋找其雕塑性反是濫調陳辭。玩Black square藝術多數會追溯到馬列維奇(Kazimir Malevich),此作某程度上亦是建基於此,但主角不再單是幾何,而是觸感。以風景畫的角度嘗試閱讀的話,明明是一片漆黑,相信各位亦有一種置身深夜叢林的直覺,如是物質與畫面間的衝突可能正是其中的命題。不知是否策展人的巧思,Carnegie亦是2005年的得奬者,與展覧本身可謂有雙重的呼應。

Lost mine – Peter Lanyon (局部)

風景說的故事可以是個人的私密的,或是具時代性的,又可不可以是兩者皆是?Lanyon似乎透過如是存在既不存在的風景演示了這種可能。礦坑其實是取材自英國西南部Cornwall的礦業,在沿海地區挖潛,海水造成的礦坑崩塌是偶有發生的悲劇。伴隨當地礦業由盛轉衰,洪水是刻劃的存在實際歷史事件的映照,亦有刻劃產業時代性的意義。有趣的是作者本身並沒身歷其境,具體而言更不是身處那個時代,以上種種只是透過血脈繼承的身份認同。獨談私密及普世性本身,本作作為Lanyon前期重實景性過渡至非個別風景描繪的重要作品,如Lanyon本人所言:「誠如泰納所做的延伸」。

本篇省卻了英國風景畫派的背景,希望突顯泰納在展覧之中的脈絡,有興趣的朋友不妨google一番,而巨幅的霍克尼作品亦宜現場感受在此也不另轉載了。也許策展人本身也是個泰納迷才遺下種種的彩蛋,遺憾的是展覧未趕及香港藝術館重開已經依期結束,如果想親身感受恐怕要到倫敦一趟,順道細味真實的英倫風景。


想有更多更快藝術資訊,留意:

IG: hkmetropolisgallery

FB: https//fb.me/hkmetropolisgallery


廣告

有一則關於 觀景·景觀 — 說的是英倫風景 的留言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